Image Alt
  /  影像故事   /  嘉義名妓「西薈芳的彩雲」其時其人其詩

嘉義名妓「西薈芳的彩雲」其時其人其詩

本文原發表於三秀園臉書粉專,當時2021年6月5日,正好是「彩雲颱風」逼近台灣的日子:

這兩天颱風「彩雲」逼近台灣,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做好防颱的準備呢?今天,要來閒話一些與颱風不甚有關係的事,藉「彩雲」這個名字來講講古。

其實,聽見「彩雲」這個相當繽紛浪漫的名字,對日治時期嘉義古典文學圈有些研究的人,大概都會聯想起一位揚名騷壇的嘉義奇女子—西薈芳的「彩雲」。談到女詩人,彩雲的出身不若張李德和、府城蔡碧吟這樣的大家閨秀,自然也難成為像她們那樣的詩社領袖人物;相比起來,彩雲的前半生像一個謎,約莫知道她本家姓陳,關於她的家庭背景我們一無所知震」。彩雲是何以橫空出世,成為當時詩壇的一號人物的呢?我們又為何稱呼她是西薈芳的彩雲呢?

嘉義西門外西門町為當時頗負盛名的風化區(遊廓)。本文寫到的「西薈芳」,登記地址就在西門町三丁目,也就是現在嘉義市光彩街和民生北路的路口處
圖為日治後期,一群台灣青年於嘉義「美人座料理亭」的餞行場景。圖片來源:蔡榮順編撰,《嘉義寫真‧第五輯》(嘉義市:嘉義市文化局,2013),頁115。

話說,嘉義的木材產業在日本時代得到蓬勃發展,而隨著商業的繁榮、市街的開發,自然許多的娛樂、聲色場所就因應而生。「西薈芳」所在的嘉義西門外,就是那時候夜生活的集散地;「西薈芳」是其中頗負盛名的酒樓之一,專門招待高文化水準的客人。而這位彩雲,正是西薈芳裡的名妓,自從她的名號出現在詩人的書信、詩報等刊物上,她就始終與「西薈芳」的名字聯結在一起。

《詩報》第267號,昭和17年(1942)3月7日,有詩人呂左淇投稿之《羅山彩雲歌妓賦》一篇

彩雲〈感作〉詩云:「青樓淪落幾經年,暮楚朝秦感萬千。百結愁腸雙眼淚,阿誰播出奈何天。」自述了身為歌妓的無奈心情。但也因為招待客戶的需求,西薈芳裡的藝旦自然必需懂點詩詞、曉得吟詠作樂,這樣的環境反而給了彩雲浸淫古典文學的養分與土壤。而彩雲能作詩、善交際之名竟因此不脛而走。許多以彩雲為對象的唱酬詩登上了「詩報」這樣的刊物,其交往之廣遍及全台、多非等閒之輩;彩雲甚至在昭和16年(1941年)以「薄命花」為題向全島徵詩,聘請黃傳心(沒錯,就是三秀園之友的那位黃傳心)、吳紉秋為詞宗,刊載:「彩雲乃嘉義西薈芳之妓女也,性耽風雅,喜學吟詠,者番感嘆身世飄零,欲向島內徵詩,望諸大雅勿吝珠玉,多惠佳作,以垂永遠紀念。」可見當時彩雲之名在詩壇上已有一定的號召力。

鹿港秀才施梅樵是日治時期的詩學泰斗,他曾到處旅行,在旅宿處與後輩詩友聚會。有一回將軍庄的吳萱草還與彩雲小姐一同到嘉義的旅店拜訪施梅樵,施氏因而留下一首〈吳萱草攜妓彩雲訪余於旅邸〉詩,後來也收錄在其〈鹿江集〉之中。施梅樵個性總有一股文人傲氣,能夠進入他的法眼也可知彩雲的才華出眾。

陳澄波1931年之油畫作品〈西薈芳〉

彩雲的後半人生,隨著戰爭爆發、嘉義城半毀的歷史也隱沒在大時代之中;倒是「西薈芳」曾經因為陳澄波之筆,進入了台灣美術史的一頁。附圖為陳澄波1931年之油畫作品〈西薈芳〉,二樓上的幾個人影,是否彩雲與幾位詩人正在吟詩作樂呢?

台南善化人,畢業於輔仁大學廣告傳播學系,曾就讀台灣藝術大學應用媒體藝術碩士班。專職平面設計師,業餘文字、歷史、美術、插畫自由工作者;近年因緣際會回到位於雲林的外婆的後頭厝,協助整修、規劃擁有百年歷史的老家,在林泉之間與老事老物為伍。

Post a Comment

三秀園logo

週四週五:(需預約)
週六週日:開放參觀
週一~週三:休園

每人100元
團體導覽費 500元
文化協會展覽室:免費參觀

雲林縣大埤鄉怡然村怡然路26號
(05) 591-7033